回到主页

罗曼迪卡&杭州|穿越四季景,传阅古今城

· 罗曼迪卡新店开业

远处的山峰轻烟缭绕,临近的湖面雨水如丝,踏过烟雨朦胧的清明时节;像蝴蝶蹁跹而来,夏至的竹林苍翠欲滴,只投下一片浓荫;正好一人独处,隐约嗅到秋分的金桂吐露芬芳,立意去寻;反与一场大雪不期而遇,竟是意外之喜,事如春梦了无痕。

杭州这座城市,总也是看不够的,不妨与罗曼迪卡传阅店先打个照面。

墨染红梅

倚东风,一笑嫣然,转盼万花羞落

料峭春寒,蛰伏了一冬的梅花兀自开了。攀过丈高的白瓦黑墙,探出几根遒劲枝桠,灰蒙蒙的天地中,分明只剩那一丛腊梅红,寒风吹得愈凛冽,梅花开得愈鲜艳。以此景入画,墨染红梅四字意象便油然而生,展厅大门足可见一斑。

苏堤春晓

何处黄鹂破暝烟,一声啼过苏堤晓

一路春风拂面,压堤的翠珩垂下万千丝绦,穿梭着一川紫烟;一路草长莺飞,弈弈的青玉泛出圈圈涟漪,荡漾着几叶轻舟。以柳梢鹅黄嫩绿为基色,点缀艳阳的橙红、泥土的灰褐和湖水的青白,描绘出一幅生机勃勃的早春图。

花港观鱼

微翻荇带彩千尺,乱跃萍里翠几重

苍郁的水面清波熠熠,五彩缤纷的锦鲤曳尾于水中。一簇簇牡丹如火如荼地盛开着,灿若朝霞,飘似银絮。百花已然盛开,选用浓烈的朱褐色和华贵的琉璃黄形成浓淡对比,细节处以黄铜雕琢镂刻,纹饰精美,一派繁盛绚烂之景。

曲苑风荷

红枚波飐青帘舫,绿柄香浮白玉壶

挽双髻,着绿衫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一群女子泛轻舟,涉江采芙蓉。徜徉在一湖碧绿的荷叶间,夕阳的余辉轻轻摇曳。风动莲香,是溽热的夏日最清凉的诗意。便描荷叶之形为圆桌之状,绘莲茎之态为长椅之貌,更取其出淤泥而不染之高洁品格为魂,方不算辜负。

云栖竹径

万竿绿竹影参天,几曲山溪咽细泉

  • 蜿蜒的石板路径通向葳蕤茂密的竹林,重叠的山峦荡起幽深的波澜,青灰的古寺飘起檀木的烟霭,爽爽飒飒的摇叶犹如吹弹的古曲,盘桓在起伏的江峦畔一奏千载。

平湖秋月

白萍红蓼吸风里,一色湖光万顷秋

驾一叶扁舟,撇入香雪海的海塘,融进灰蒙的夜色里,轻柔的浪涌动着船弦,漫天的星辰落在湖面,糅进一川浩淼的烟波中。双手交叠枕在脑后,身体陷入柔软的床中,侧过头看身边人,却在黑曜的眼中看到自己。今夜的秋月竟如此团圆。

三潭印月

横玉叫云何处起,波心惊觉老龙眠

五孔三塔亭亭玉立,三舟五楫仄仄飘荡,不知是景境滋润着心境,还是心境酝酿着景境,在这一刻竟想以那千年的石塔为证,见证碧水丹心的永恒。

隐禅踪

山钟夜渡空江水,汀月寒生古石楼

盛唐的诗篇化作一块块青砖,砌就在书斋的东端;艳宋的美词椿成一盆盆泥浆,勾勒着石墙的间隙;大元的宫曲是袅袅的琴音,声声萦绕在桌案的周围。

断桥残雪

待伴痕旁分草绿,鹤惊碎玉啄栏干

大雪之后,若不踏雪寻梅,便可惜了这场雪,泛舟湖上,舟行湖心,晃晃荡荡在上下一白的天地间,眼前尽是白茫茫一片。倘或携了炭火炉,煮一壶茶,尽可以品尝这况味,孤清藏在平静背后,河东先生是懂得的。

那时苏堤两岸的绿柳新抽嫩芽,你盈盈的笑眼恍若有水光流动。

那时曲院湖畔的菡萏开满天际,你划舟入荷田只为捧一怀莲香。

那时南屏山里的钟声不绝如缕,沿着曲径逡巡你徘徊过的足迹。

那时断桥漫天的雪花飘了一夜,可曾有一片降落融化在你掌心。

蹚过千年的历史长河,从四季轮回中穿越而来,在杭州,只为等你踏月而归。
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 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